首頁

資訊

娛樂

華人

旅游

財經

教育

電視

時尚

書畫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樂

交通

環保

加入收藏
老巢《一個人時是美滿的》
2019-06-14 14:53

  老巢,原名:楊義巢。上世紀六十年代生于安徽巢湖,現居北京。詩人,影視編劇,導演。中視經典工作室主任,詩歌中國網主編。北京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出版有詩集《風行大地》、《老巢短詩選》、《巢時代》、《春天的夢簡稱春夢》等。作品入選《中間代詩全集》、《新世紀5年詩選》、《北大年選.詩歌卷》等選本。獲全國年度“優秀詩集獎”、年度“十佳詩人”和“詩歌貢獻獎”等。作品被譯成英、日、俄、西班牙等多種語言,被評為“安徽新世紀十大詩人”。編導專題紀錄片《永遠的紅燭》、《敦煌百年》、《啟功先生》等,獲政府星光獎。國內首部反映當代的藝術家生活的長篇電視連續劇《畫家村》的編劇和導演。執導二十三集電視連續劇《兵團往事》,并擔任制片人。目前擔任大型紀錄片《長江交響——中國黃金水道》總導演。
 
我一個人時是美滿的
 
——中元,寫給逝去的親人們
 
  你們知道
 
  我住王府井
 
  不能深夜里去街上
 
  燒紙錢
 
  也沒有一池水
 
  可以張燈

 
  一天沒出門
 
  在家燒香,磕頭
 
  念大悲咒
 
  求菩薩保佑你們
 
  天上,地下
 
  都過得比活著時好

 
  你們應該看到了
 
  我虔誠的樣子

 
  不是做給你們看的
 
  我想你們
 
  經常夢見你們
 
  能活到今天
 
  是你們暗中保護

 
  走在路上
 
  或半夜醒來
 
  某只鳥的眼神
 
  一朵花的香
 
  一陣風
 
  那樣地拂過肌膚
 
  都讓我相信
 
  你們就在身邊

 
  所以,我一個人時
 
  是美滿的
 
  孤獨和寂寞
 
  掛在嘴上
 
  我女人至今
 
  沒有我房間的鑰匙
 
  我不想
 
  她突然闖進來
 
  打斷我們

 
  故鄉和往事怕見
 
  生人。你們
 
  不止一次在我身上
 
  留下痕跡
 
  青一塊紫一塊
 
  有時突然淚流滿面

 
  我為什么
 
  只有你們知道
 
 
  露出破綻的夜有許多盲點
 
  露出破綻的夜有許多盲點。匿名的
 
  針一樣的光,刺痛大面積病在暗處的中秋
 
  黑色表里如一。我們看不見什么
 
  什么就從背后陡然發出聲音。我們沉默

 
  我們熱愛的事物也沉默,這是臟東西
 
  長出翅膀的客觀原因。天還沒亮
 
  夢在半路要求我們放輕腳步,一只手相牽
 
  形影不離。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回想那些沒有到來的時光
 
  轉身,我看見你,一天一個樣子
 
  你,從來第一眼就遺忘了迎面的人
 
 
  是無巧不成書。那些沒有門檻的門
 
  虛掩。每一片樹葉都是最后一天
 
 
  畫蛇添足的夜,一盞燈撲滅另一盞
 
  之際,耳朵像蝴蝶一樣飛在身后
 
 
  我背對的風水,適合住,和埋葬
 
  到時候,你哭我,哭過一遍又一遍

 
  想到底是我苦命的江南
 
  天黑前,我哪也不去
 
  就坐在這里。喝茶,抽煙
 
  想昨夜,想夢里的臉
 
  想到底是我苦命的江南

 
  茶,是江南的茶
 
  煙,是江南的煙

 
  我不回家過年。在北京
 
  我把年關在門外,一個人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做一些哭笑不得的事情

 
  我哭,是真想哭
 
  我笑,是真想笑

 
  躺在家門口的賓館里想家

 
  這兩天我住的賓館
 
  與我家之間
 
  打的起步價就到了

 
  家里人知道我回來了
 
  就在這個城市
 
  和一些他們不認識的人
 
  干一些離他們很遠的事情

 
  我知道他們已做好了飯
 
  等我回家吃

 
  而我外面的酒還沒有喝完
 
  我的酒量已不如從前
 
  我怕他們看我醉得不成人樣
 
  他們認不出我

 
  我喚不回的魚

 
  養活我的那條魚
 
  在你體內
 
  面對面
 
  你的能見度很低
 
  隔著疫情和白酒
 
  我眼見隱身明處的
 
  事物
 
  睡眠中一遍遍
 
  推門進來

 
  淡出我的雙層窗簾
 
  是你平躺著也能看見的
 
  流域
 
  吸入又吐出
 
  是你堅持夜晚的表面
 
  我喚不回的魚
 
  日常生活在我潛不到的
 
  深水

 
  因為心慌,我們深深相愛

 
  一個女生校門走一口失
 
  她的笑容被微博微信和QQ
 
  轉發。她笑得那么好看
 
  那么瘋,眼淚都笑出來了

 
  冬眠的蛇被驚醒
 
  從留在水田和網絡上的痕跡
 
  可以看出它已經提速
 
  它的野心和善意。往事
 
  被屏蔽。農夫的后代
 
  都去城里發財了,老黃歷
 
  對他們一分錢也不值

 
  一些害蟲和細菌也復活
 
  它們是人類的宿敵沒有它們
 
  我們活不到今天,或者
 
  活不成今天這個樣子
 
  它們一臺又一臺晚會上亮相
 
  傳播一些新病情
 
  被感染的人都高興得像個孩子

 
  比這更詭異的是
 
  失蹤的女生從尋人啟事里
 
  回家了。一夜間
 
  她掌握了古往今來的知識
 
  她隨便說一句話
 
  聽見的人就像領了圣旨
 
  比如她說:花不是什么東西
 
  花容就失色,就加快腳步
 
  匍匐在我們的腳下

 
  牛鬼蛇神穿古裝現身在
 
  玻璃窗和人肉搜索
 
  它們的粉絲體溫零度以下
 
  一具僵尸,比整個節日
 
  還燦爛還有花招
 
  下夜班的工人坐在公交車上
 
  發短信:剛才活見鬼了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這個春天,在視頻里
 
  被切割,成為乳房和陰戶
 
  與之相對應的事物已經上路
 
  被高鐵省略掉的
 
  一些金屬音非常刺耳
 
  因為心慌,我們深深相愛

 
  我就是你們的交通工具
 
  我知道你們在找我
 
  用不同年代的時間、地點
 
  做成相同的交通工具
 
  連速度也相同
 
  路況糟糕像好事多磨
 
  陌生的站牌像過去的朋友
 
  你們找我的時間加起來
 
  比長安街還長

 
  你們是我年齡的倍數
 
  但你們都比我年輕
 
  也都比我長得像我
 
  我是你們夜里共同的交通工具

 
  你們向我打聽我的住址
 
  要我領你們去10號樓4門401
 
  你們在我家里打我電話
 
  一會兒盲音,一會兒無人接聽

 
  你們指著我的照片告訴我
 
  找到我一定殺了我

 
  原諒我用紅燈把你們堵在路上
 


 
  2008:詞的聯想
 
  雪和雪災的邏輯關系在于
 
  雪,落在中國的土地上
 
 
  回家過年的人和無家可歸的人
 
  以后現代的表情符號停頓在路上
 
  在路上的文化氣韻因家的缺席而旺盛
 
  路,作為詞被從腳下抽走

 
  被抽走的負面影響
 
  指認我們為被動的唯物主義者

 
  從馬克思,巴黎公社到切•格瓦拉
 
  革命歷史大踏步倒退
 
  退回到一個天才詩人蒼白的臉色
 
  被詩句擊斃的年代,死是一種飛翔

 
  向死而生的詩意,對殉道者而言
 
  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全人類日益增加的體重和更多把椅子
 
  瞬間顛覆有史以來的真理
 
  并遵循古典戲劇原則圈定地點
 
  以時間為前提,取消最后一線生機

 
  與理性的余輝背道而馳
 
  水的洪大敘事在堤岸外強勢展開

 
  黑云壓城。強有力的血和欲望
 
  臨床表現為修辭的陰影大面積生成
 
  閃電,是一個陳舊的隱喻
 
  越陳舊越深入人心,越不可戰勝

 
  就像倫勃朗用一束天光照亮的空間
 
  定時爆炸在畢加索手里

 
  夏天,我的城市如臨大敵

 
  把故事講到一滴水時停住
 
  新年第二天的陽光里
 
  想第一天的事情
 
  想已是回想,事已是舊事

 
  陽光里的日子就是太陽升起
 
  又落下。起起落落中
 
  我們把故事講到一滴水時
 
  停住。停在半空

 
  停在眾多虛度的水滴中間
 
  全世界,暫時停在一滴水里
 
  一張嘴就落入俗套





【本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中國發布網及/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須注明稿件來源。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責任編輯:中庸]

關于我們 法律顧問 服務條款 人員查詢 廣告服務 文件下載 合作伙伴 網站導航 版權所有 聯系我們

有害短信息舉報 抵制違法廣告承諾書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批準: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 | 備案號:京ICP備11000545號-7 | 新聞監督電話:010-57280465 |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 國 發 布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魔法元素怎么玩